叶子

光芒中央








迟到的 高天鹤7.26生日文,个人向


背景及灵感来自郝景芳老师的小说《繁华中央》:钢铁人入侵地球,在摧毁军事防御的同时也保护着科学和艺术。




ooc预警。文笔不好,不喜勿喷,谢谢。




你为什么不要我们的帮助?


因为我不需要你们的帮助。我会靠我自己。我有支持我的人。


靠自己?怎么做?


靠自己努力,拼命,让更多人了解歌剧。


然后呢?死在无人知晓的黑暗中?恐怕至死你的愿望都无法实现。如果让我们帮你……


您不用继续说了。死在暗处?就算这样也好过你们在光芒中扮演圣人。


(笑声)你当然可以不在乎我们。但你也不在乎你的才华吗?你自己也知道,像你这样的假声男高音可不多,应该被更多人听到。




钢铁人来时,高天鹤二十二岁。


他们来自一个遥远的星球,突然到来,用难以理解的方式精确指导,打击地球上的军事基地,悄然而来,留下火焰与死亡,迅速离开。他们不伤害一般人,甚至保护艺术与科学,但消灭了几乎所有武装力量。正因此,人们的生活并无很大破坏,可更多人选择学习艺术与科学,寻求保护。


对他来说,战争似乎发生在另一个星球。他在天津读完大学,想成为像弗洛瑞兹那样著名的歌剧演员,让更多人了解歌剧。这是他无法放下的愿望。


毕业后,他的开端并没有那么顺利。给几个剧团投了简历,都石沉大海。刚毕业的新人,很难有参加剧团的机会。一年里,只有为数不多的剧团会招新人,每年毕业的学生却有几十万。音乐市场的竞争其实很激烈,最好的位置只有那么几个,更多的人没有机会,只能去从事不同的工作,或者成为老师,在“当学生—学成—做老师—教学生”这样的闭环里循环下去,永无止境。


高天鹤真的热爱歌唱——他把歌唱当作语言的另一种方式。他拥有与他名字——“鹤”一样高亢空灵的嗓音,平时也是瓷实有力的男中音。他经常练习,独自一人时的歌声仿佛有生命,与他对话,填补了无数个孤独的日子。


在不知道第几次试唱后,高天鹤加入了天津歌剧团。本以为困难的时光已被抛在身后,却发现真正的难关刚刚到来。


第一次登台表演时他并未在意台下的空旷,宽敞的剧院里只坐了不到一半的人。他还沉浸在不久前的成功中,满心都只想唱好每一句,给观众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很快,生活就强迫他看清了事实。


不知第几次上台时,他发现台下一直空空荡荡,来看的永远是那一些人,有不少高天鹤很熟悉,甚至还有剧团里的同事。就算这样,也没法填满剧场里的空缺。终于有一天,他无法忍受谢幕时的稀稀落落的掌声,身上的聚光灯第一次让他觉得痛苦。他匆匆离开了剧院,一片迷糊,没注意到有个人跟着他。


他从没想到会是这样。几乎空着的剧院,受众永远都只有那一些人,昔日无法遗忘的梦想,被现实无情地打碎。


接下来的记忆非常模糊。那是怎么发生的,他已几乎记不清。他只记得一点细节,例如那个来找他的男人穿着整齐的黑西装,比如餐厅墙壁上鹤的装饰。但这些细节如何拼出整体,他完全不记得。


那个人想要帮他,他说他听出了高天鹤的天赋,也了解他的梦想。


那人问他是否能忍受自己的梦想永远埋在角落,直到烟消云散。




就是这里。那人带他走进大厅,推开一扇门。


高天鹤从回忆里惊醒,看向门里。


那儿是个剧场的后台。高天鹤小心翼翼地走进去,瞥见了舞台,光芒四射。台下黑压压一片观众,每个人都在专注地欣赏。在化妆室,他看到了那一幕。




一位穿着正装的演员,缓缓转动肩膀和手臂,演员的手臂上散出光芒,缓缓包裹全身。光芒变成钢铁人的模样——光滑,冷漠,高大强硬。


高天鹤先是凝望,随即睁大眼睛。这一切都如此自然。他知道这一天终会到来,却仍然觉得震惊。


他望向其他演员和观众。




难道他们……你们都是……他回头看向那人。


那人点头,面带毫无感情的笑。


没错,这儿有人类,更多的是我们的人。现在已不是一个深谷出幽兰的年代了。你需要这样的机会,否则你的梦想只是空谈。你能实现梦想,交给我们,我们能做到这一切。




高天鹤头也不回,离开了。他没有哪怕一丝不舍。


你只要以我们的形象出现极短时间,没人看得出,你最后还会回到自己的生活——活得更好,在光的中央享受所有赞赏和支持。


你不用说了。我不会同意的。


你只要唱好你的歌剧,出现在人们面前,不用伤害或背叛他们。


这已经是背叛了!


那要看如何定义背叛——事实上从长期看这是拯救。


请你让我离开,我不会相信你们。




他依然希望靠他自己。倘若机会是以背叛换来,他永远不会接受。


不久,他有了一个机会。一个节目,是美声与流行的结合。


这是背水一战。节目叫《声入人心》,预算有限,很多设施并不算好。公演舞台还好,到职业推荐舞台上的演出甚至没地方放下观众席和提词器。只有一张专辑的版权,先导预告片都没有。大家的演出服轮流穿,白色团服洗过几次就发黄起球,室内没有暖气,十一月、十二月的寒冷让好多朋友感冒,连赞助的手机都要回收。


但在那里的三个月,是他人生中最最快乐的三个月。在那儿,他认识了一群同样热爱美声,满怀希望的朋友。他有了一个个表演机会,尽情在舞台上展示真实的自己,还尝试了从未唱过的歌曲,哥特摇滚和流行美声。


他上台时,光芒汇集在他身上,内心的紧张消失了,就像以前一样,他与歌声在一起,周围的一切都无关紧要,只剩下激动与欣喜。


他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一百多天——朋友们熟悉的语言,舞台上耀眼的光芒,深夜里的排练、编曲,大家聚在一起,和突然来查寝室的尚老师一起吃火锅,每一次坐上首席的瞬间,斗鸡大赛,看动作猜歌,和朋友们的合作,后台各种搅和…………


在告别时,他流泪了。


他本就是个感性的人,说话直来直去,是彩虹屁专家也是点评达人,语文课代表。但他用了好久才发现自己悲伤的原因——


他再也难见到这样一群人。穷得只剩下快乐还没忘记唱歌,一直都在鼓励彼此坚持梦想,把彼此视作挚友,无论前途多灰暗都从未放弃。


事实上,离开时,他们已是最亲密的朋友,更是兄弟。这里有不少人都曾被钢铁人找上来,说要帮助他们,但无一例外都拒绝了。每个人都想着靠自己,而不是背叛和虚假。


或许正如节目中所说,他们是光芒之外的追光者,但如今,他们已找到自己的光,真正地站立于光芒之中。能定义他们是否在光芒中的,一直是有他们自己。


这是钢铁人多少虚伪的承诺和所谓的帮助永远无法换来的。他还有余生还有很长,但他敢发誓他再难有这样一群朋友——一群真正的朋友,一段美好的回忆。他见到了真实的乌托邦,却不是梦境。




这背水一战,最终成功了。他自己都无法相信。因为节目,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美声,走进了剧场。当他又一次去看歌剧时,破天荒地没有买到票。剧院里,三层楼座无虚席。另一边,郑云龙的音乐剧门票开售才一分钟就被抢空,这是前所未有的。他们沉寂已久的梦想,终于要实现了。


很快,他们的巡演就要开始,这意味着更多的故事与“搅和”——用那些粉丝们的话来说。当然,巡演更是一票难求,每个人都期望能来到现场,真实地感受。




你们真的做到了。


是的,不需要你们的帮助。艺术之所以为艺术,是因为它们有它们本身的价值和美,每个人都会本能地喜爱美好的事物,只要一个真正了解的机会。这是你们钢铁人无法否定的。我也找到了自己的光芒。还有,现在请停止与我联系。你们不可能说服我。或许我们无力击退你们,但我们不会屈服。再见吧。




高天鹤头也不回地离开,去与朋友们开始新的旅程。


他身后,来自外太空的敌人露出几乎不可见的微笑。


真正的战争,刚刚开始。


高天鹤也露出微笑。他已无所畏惧。


因为他能感到光芒的汇集,照亮周围的一切,指向未来的方向。


———————————————

感谢阅读。初次尝试写作,不喜勿喷,谢谢。这个故事应该会有续集(只要我来得及写,大家愿意看)。

作为一份迟到,但真的很用心的礼物奉上。从找到背景,构思,真正下笔写大概有2个月。这个故事,除了高天鹤先生,没人更适合当主角。但是我的文笔真的不太好…😭

如果喜欢,欢迎留下你的看法和感受!谢谢每一个愿意仔细阅读的人!

7.13晚场《梵高》,我达到人生巅峰!持续上头!

返场时抽座位号拿签名场刊

钟老师最后说:“我这儿还有最后一张,不像之前那张那么远……12排,6座!”

当时我就震惊了……有生以来第一次被抽中啊啊啊!

高光时刻!

(自己拍的返场图,都是高糊就对了……

永不落幕的1975








1975,生日快乐!

这篇文章写好很久了,也算是个生日祝贺吧,虽然发晚了!

明年,一起在20.7.5庆祝你们的生日!



还记得你们第一次出现在舞台上——


“出品人老师好!我们是1975组合。”


“为什么要叫1975组合?”


“这是嘎子哥给我们起的……”


“嘎子哥是75年的?”


“不,我们的平均年龄是19.75岁……”


就这样,我第一次看到了你们——平均年龄最小,是“年轻有为”的最好写照:中央音乐学院,上海音乐学院,星海音乐学院,伯克利音乐学院的学生,每一个人都充满了青春的气息,好像明媚的阳光,在舞台的灯光下似年轻的王子,歌唱着自己世界的美好。


他们每一个人都是那么美好,张超成熟、富有领袖气质,是个真正的大哥哥;方书剑是个努力向上的小男孩,拥有精灵般优美的面孔,更是坚强的“那个男人”;梁朋杰最善良,外表与心一样柔软,他总为那些真正感动的事流泪;黄子弘凡调皮可爱,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但是有与年龄不符的成熟,也在学着做更好的自己。


就算故事即将在此落下帷幕,那些回忆却在岁月打磨后愈加深刻,支持他们前行,最终让他们变得更好。但是,故事从未结束。它刚刚开始。1975永不咕咕!在此,就让我延续个人“传统”,给1975组合推荐一本书,作为大家相遇的纪念(同时也是张超、黄子弘凡、梁朋杰迟到太久太久了生日礼物……方方你别急!会有礼物的!)




To1975:


你是四个少年,四个热爱歌唱,善良纯真的少年的象征,承载了太多太多的回忆,还要陪伴他们,我们继续向前。所以,在此我想给你,也是所有成员推荐一本关于回忆的书。


🎤《一个圣诞节的回忆》,杜鲁门·卡波特著


严格说来,这是一篇中长篇小说,选自《圣诞忆旧集》。不同于作者其他的作品带有近乎如摄像机般冷静笔法或另类的风格,本书中,看似成熟冷酷的卡波特塑造了一个纯真无邪的小男孩——巴迪,因父母离异而被寄养在亲戚家,与远亲苏柯小姐结成莫逆之交。这个故事讲述了这一对朋友在大萧条时期的圣诞节时清苦但快乐的生活。他们去果园捡回采摘剩下的核桃,做成蛋糕,送给偶遇的、向他们表达善意的人们;一起装饰自己伐来的圣诞树;为彼此准备礼物——他们都选择了风筝。


在节日那天,草坪上刮起了风。他们一同看着风筝在天空飞翔,连起两个结伴的寂寞灵魂。


但这样快乐的时光并没有永恒,却是巴迪心中永远的温暖。


我相信,这个带有淡淡哀伤但又充满温暖的故事一定会唤醒你们心中的美好回忆,也让你们看到一个截然不同的卡波特,虽少年早熟、中年盛名,晚年自毁,内心深处却有一个纯洁的男孩——巴迪,在渴望着爱,在向一个个孤单的风筝追问同伴。


你们如此幸运,在这里遇到彼此。北京,上海,广州,波士顿,四个不同城市的灵魂因歌声在此相遇,从此结为1975,书写着永远美好的故事。


1975,永不落幕!

(最后期待一下下周的音乐剧《梵高》!我有票了!

【声入人心】回光

歧一:

如果他们不是第一次成为梅溪湖36子


 


HE 一发完


脑洞产物,没有逻辑,不上升真人以及带入现实


BGM:往日时光(live)——阿云嘎/王晰




 


————————————————




2°  2018






 


1


他们都哭了


因为这不是他们第一次离别


这不是梅溪湖这三十六个人第一次站在众人面前,说:“再见。”


——————————————————




1°  2028





 


1


场灯全部打开,郑云龙眨了眨眼睛,看见三层的剧场连第二层都没有坐满。


他又眨了眨眼眼睛,把掉进眼睛里的睫毛给赶了出去。


徐丽东在他身边蹦蹦跳跳,跟着乐队的鼓点起舞,但是郑云龙没有那种兴致。




他这段时间总是做一个梦。


做一个十年前他站在一个四层观众席都坐的满满当当的剧场里谢幕的梦,他谢幕谢了半个小时都没能下得去台。


就在他再一次向观众鞠躬,就要把头抬起来的下一秒。


他醒了。


在他依旧为房租头疼的公寓里醒来。


胖子不在身边,它几年前就死了。






郑云龙




38岁,未婚


音乐剧演员。






2


阿云嘎脱下了演出服,却被助理提醒,衣摆那里开了线。


他把西装拿在手里看了看,叹了口气。


这件西服是去年淘宝买的,几百块一套,包邮。


扔了吗?算了,回去剪一下线头就好了。




“最近还有什么通告吗?”阿云嘎坐在去机场的车上问道。


助理答道:“有一个网剧找你,还有一个音乐剧。但是音乐剧能给的价很低,你考虑清楚。”


“排期冲突吗?”


“不冲突。”




阿云嘎揉了揉眉心:“都在哪?”


“都在上海。”




阿云嘎沉默着拉开车门,看着门可罗雀的出发层,把箱子拽到自己身边:“去。拿网剧的钱贴音乐剧。”


助理心疼他的身体,怕他太过疲累:“你确定?虽然不冲突,但是有点赶。”


“去,得去。后面一代没着没落的。”阿云嘎顿了顿,看着机票上的“上海”两字,“要去。”




阿云嘎没戴口罩没戴帽子,拉着一个行李箱向右走去。




航班信息牌上写着:北京→长沙  C


正好在左边。






阿云嘎




39岁,未婚


演员,歌手,音乐剧演员






3


王晰拢了拢西服外套,歪头向助理拿了保温杯,道:“今天还请了那些人?”


助理道:“好多都是你不认识的。哦,有一个熟人。就是那个十年前跟你上过节目的,周深。”助理怕他不记得,还加了一句,“大鱼。”


王晰把保温杯的盖子盖上,轻轻点了点头:“我记得。”




主持人介绍王晰是青年男低音,拿过金钟奖金奖,青歌赛冠军。


并无其他。




台下观众窃窃私语,对他并没有什么印象。


王晰笑着开口,唱完了整首歌。


他看见现场导演冲着观众疯狂挥舞手臂,示意他们给自己一点掌声。


王晰笑着点点头走下台,没有观众冲他喊他的名字。






王晰




43岁,已婚


歌手






4


周深应邀参加了一台晚会,在通往舞台的走廊里,他看见了一个高高瘦瘦的中年男人,皱着眉向他走来。




“王晰老师。”他恭恭敬敬的打招呼。


王晰停下了脚步,松开手,让耳返垂在自己肩上:“周深?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去吧,加油。”


“谢谢王晰老师。”




周深有些忐忑,他已经唱了十几年的歌了,但是上台之前还是会掌心冒汗,手里的蓝鲸闪闪发光却照不亮他的眼睛。


“去吧。”工作人员轻轻地推了他一把。


周深重重的呼出一口气,小腿微微颤着,踏上了台阶。




台阶旁边的观众看了他一眼,道:“这谁?这么矮?网络歌手吗?又是个半路出家的?”




工作人员突然挡住了那位观众,看着周深道:“去吧。”






周深




36岁,未婚


歌手




5


高天鹤坐在后台的镜子前,看着自己。


他已经很久没有收到新剧的邀约了。




为什么?


因为没人看。




他在天津工作了多少年,天津大剧院楼上的空空荡荡他就看了多少年。




他信步走出去,看着还没有开放的剧场,唱了一段《炫境》。




没人鼓掌,他自己给自己鼓,自己夸自己:“唱的真棒。”






高天鹤




35岁,未婚


歌剧演员





6


简弘亦又录好了一首歌,他和玻璃那边的当红小生点了点头:“好了,可以了。”


又是一首影视剧的OST,简弘亦揉了揉通红的眼睛。




上一首他写给一个男歌手的歌爆红网络,大街小巷都在唱。




他在写出这首歌的工作室里把这首歌唱了一遍,传到了主页。




“翻唱的真好。”


“老简还是这么稳,什么歌都能hold住。”


“能把我们家哥哥的这首歌唱的那么好也是不容易的。”


“简弘亦这个名字好熟悉啊,好像在哪见过....”




简弘亦关掉了评论区。






简弘亦




42岁


歌手、音乐制作人





7


余笛合上笔记本,向台下微微一笑:“下课。大家周一见。”


学表演的学生们一溜烟跑没了影,讲桌前顿时空空荡荡。


余笛叹着气收拾好教具,关上了教室的灯和门。




他走在校园里,看见公告栏上的校内音乐剧海报被校园歌手大赛的海报挡了半边,美声工坊招聘成员的海报已经开始泛白卷边。


余笛不想去美声工坊的信箱看看了,他知道里面肯定没有学生投的简历。






余笛




47岁,已婚


上戏表演系声乐老师,歌手




8


蔡程昱很高兴,因为他终于在歌剧团里转正了。


这是他转正后第一天登台。


他排练了很久,就为了这一刻。




他站在后台看着观众席,前几排坐的都是老师或者是学校的后辈们。


后几排都是些脸熟的老观众,经常来看的。




他又扫了几眼,终于低下头转回了幕布后。






蔡程昱




30岁,未婚


歌剧演员





9


高杨拍了拍小孩子的肩膀,笑着说道:“你长大想做什么呀?”


“我想唱歌。”


“你想唱什么歌呢?”


“我要当摇滚巨星!好多人认识我的那种。”


“哦....”


“老师你为什么不去当歌手呢?你唱歌这么好听。”




高杨道:“我学的是美声。”




小男孩被家长接走了,临走冲高杨挥了挥手。




高杨坐在钢琴前,弹了一首《鳟鱼》。


弹了好几遍,但是没开口。






高杨




32岁,未婚


声乐老师





10


冬天了,广东还是没有下雪。




梁朋杰看着窗户外面,问室友:”你见过下雪吗?”


“没有,我们这边啥时候下过雪。”


“我好想知道在雪地里打滚是什么感觉。”梁朋杰说着,拉上了窗帘。




他现在在星海当助教,明年应该可以当上正经老师了。




加油。






梁朋杰




29岁,未婚


声乐助教




11


鞠红川突然在沉寂许久的梅溪湖36子的群里发了张照片,小婴儿的照片。


黄子弘凡最先出现:二胎?恭喜川哥!


众人纷纷出现道恭喜。




鞠红川顺口问了一句:大家最近怎么样啊




龚子棋回了一句:就那样呗,天天拍戏忙的头晕


仝卓也表示赞同:古装戏的头套戴的我都快秃了


李向哲道:呵,有劣质假发戴着难受吗




郑云龙淡淡地来了句:和十年前没差别




众人都沉默了。




高天鹤打破了寂静:十年前我们是有机会的对吧。




是的,十年前你们是有机会的。




——————————————————






1° 2018



 


1


冬季,一档名为《声入人心》的节目横空出世。


没激起多大的水花,糊的一塌糊涂。




节目最初本来是要请圈内大咖坐镇的,但是由于种种原因,黄韵玲,钟兴民,廖昌永,石倚洁老师他们,都没能来成。




大咖没请到,台里的期望值下降了一半,后期团队也不待见这档号称“复兴高雅艺术”的节目。


后来的事实证明,他们没白看轻。




声入人心糊了。


第二季都没能出世。






2


他们36个人怀揣着希望而来,带着失望离去。




他们离开的时候哭了,哭的是依旧灰暗的前程,依旧空荡的剧场。


他们离开的时候兵荒马乱,狼狈至极。




因为要把场地腾出来给接档的大热综艺。


他们离开梅溪湖的时候,几辆大巴车就把所有的回忆带走了。




制作人和导演沉默的看着拆除殆尽的录制现场,在大群里@所有人。




“对不起你们。我们没能做到。”




3


学生回了学校上课,和路人擦肩而过却没人认出他们;


国家队依旧在各大晚会上唱歌露脸,但是没人会在门口等着他们,呼喊着他们的名字;


原来是歌手的接着在娱乐圈打拼,苦苦挣扎;


回到剧院的人们仍靠着一腔热血撑着,咬着牙撑着。




——————————————————————




1° 2028




 


12


“你们说,要是十年前的节目成功了,我们会怎么样?”不知是谁在群里起的头,说了一嘴。


“我们没有第二次机会了,我们没有碰上那些有可能喜欢我们的人。”高天鹤接着道。


阿云嘎:“十年了,没机会了。”


王晰道:“成功的话,我们应该不会在这里讨论这样的问题了吧。”


贾凡说道:“我至今没敢再次回看我们的节目。怕哭。”


马佳刚结束一场晚会,回复道:“想这些没用的净给自己添堵。”




要问他们想念十年前吗?


答案是肯定的。




那三个月,他们活在一场美梦中。


等到醒来之后,才发现,这三个月和他们的现实生活相比,真的像是一场梦。




导演给他们发的那条微信消息,他们谁都没删。


因为那句话不光是导演说的,也是他们对自己说的。






13


郑云龙和阿云嘎在上海聚上的时候,阿云嘎提起了十年前的节目:“你说实话,那时候是不是觉得挺有希望的。”


郑云龙低下了头:“自己觉得有什么用。”


“我当时也觉得很有希望。”


“别说这些了,你这次在上海呆的时间长吗?”


阿云嘎点点头:“挺长的,我接了部网剧还有音乐剧。”


“可以,”郑云龙喝了一口酒,他放下酒杯,“回头给我留张票,我去看。”


阿云嘎笑着摇摇头:“不用留,票多的是。”


郑云龙苦笑一声:“说得对。”




两人同时举起酒杯,在空中相碰。




“叮——”的一声,晕晕乎乎的倒在十年的时光里。






14


三十六个人在同一天都做了一个梦。




有很多人问他们同一个问题:“如果回到十年前,你还会去参加声入人心吗?”






15




会。






16




至少那时候我还抱着希望。


至少那时候我以为我的十年后不是这样。







17




好,希望你们学会珍惜。


——————————————







2°  2018


 






2


冬季,一档名为《声入人心》的节目横空出世。


一石激起千层浪,火得一塌糊涂。




大咖们仿佛约好了似的,纷纷在那三个月有了档期。


台里原先持保留态度的领导看这势头,心中一喜,给提了些经费。




36个人又一次来到了长沙,梅溪湖。


他们第一次见面,却像是相识十年的老友。







3


“嘎子,这次我们一定要合作好几首歌。”


“大龙,我们再唱一次I'll cover you吧,快二十年,哦不,是快十年没唱了。”


“好。”






4


王晰看着周深小巧的身影,一抹微笑爬上嘴角。


“深深,你愿意和我组队吗?”




周深看着王晰,他上一次没有选择王晰,那这一次.....


“我选晰哥。”







5


黄子弘凡又一次闯进了高杨的房间:“我来串门!哟,直播呢,给我让个地。”


代玮知道,黄子弘凡因为高杨,已经十年没有安生过了。




他一直在后悔。




代玮看着黄子弘凡的眼睛,微微的点了点头,挪开了。







6


蔡程昱看着台下的观众,笑着说出了他憋了十年的话:


“我要做美声界的流量。”




台下的粉丝尖叫声四起。




蔡程昱揉了揉鼻头,不知为何,竟有些想哭。







7


他们看着刚刚认识的老友,第二次说出那句:“你好。”




他们为了不再重复之前的悲剧而尽力的燃烧自己。


他们怕了。


怕像是上一次的2018年一样,没有人倾听。




他们唱啊唱啊,唱进人的心里去。


他们唱啊唱啊,唱到自己的梦里去。




8


他们用十年做了同一个决定。




再打一次赌。


赌我们这次会遇上可能喜欢我们的人。




赌输了,就要把之前那样绝望的十年再来一遍。







9


他们把每一分每一秒都当做是美梦的最后一刻来过。


他们疯狂的自拍,合影,拍下对方欢笑的视频。






10


王凯为了记录下每一个瞬间,时时刻刻准备打开手机录像拍照。


上一个的十年里,他的手机里只有节目组发出来的剧照。




高天鹤时常在深夜里练习的彩虹屁终于在这次派上了用场,他欣赏这群人,发自内心的欣赏。


这会终于可以说出来了。




简弘亦恨自己没有在上一个2018年留下些什么。


于是他说:“我要为你们每人写一首歌。我认真的。”




马佳后悔自己在上一个2018年没有发挥自己的专长,于是这个2018他拼尽全力。


他成功了,歪打正着,唱了那首饮酒歌。


他想让得来不易的粉丝们开心,他拼命开直播。




鞠红川想给兄弟们弹这首歌,想了十年。




郑云龙不想再留遗憾,于是他成了粉丝们嘴里的“郑合会子”。


他怕自己又一次和阿云嘎错过十年。




阿云嘎懂他的意思,陪着他一起,无论做什么。他把真话掺进玩笑。他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向他伸出手,单膝跪地。




王晰害怕商演友谊横亘在他和这个男孩之间,于是他到哪都要搂着深深,因为上一次他没有。




周深十年前就不愿意喊他“王晰老师”,这一次,终于可以改口了。他唤他:“晰哥。”


尾音上翘,慢慢拖长。




.........








11


他们之前并不相识。


但是他们为了对方有备而来。







12


他们用自己的力量,造就了一个乌托邦。


他们不愿后悔。






13


这就是为什么


梅溪湖都是真的。




他们在提醒自己。


美梦一场,不用醒。






14


他们36个人怀揣着希望而来,带着星光离去。




他们离开的时候哭了,哭的是乌托邦终有尽头,哭的是那个十年。


他们离开的时候风风光光,互相拥抱。


他们离开梅溪湖的时候,多少辆车都拉不走他们的回忆。




那些可能喜欢他们的人们变成了梅溪湖女孩,站在他们的红毯两端,呼喊着他们的名字。




制作人和导演沉默的看着拆除殆尽的录制现场,在大群里@所有人。






“谢谢你们。我们做到了。”


 






现在




 


幸好。


那个2028过去了。


这个2018回来了。






声浪四放,波澜万丈,嵌入心房。




FIN.


——————————————




写给36位先生和我们




谢谢

《回光》长评:梅溪湖36子,真正“声入人心”,存在过,就已足够。

 @歧一 的置顶作品,我人生中第一篇长评,写作菜鸟,不喜勿喷。

这篇文章不写长评我对不起它,终于有空,一定要写出来。



文章一开头,就问出了那个让我思索已久的问题:如果他们不是第一次成为梅溪湖36子,如果当时《声入人心》没有成功,他们的未来会是怎样。

其实在第十二期结尾,我姐姐看着最终六位首席,向我问出这个问题。我简单一想,说:“还像以前一样,默默地继续努力。”

像以前一样,是默默无闻的声乐教师们,因没人参加“美声工厂”,因孩子的一句询问“老师为什么不进娱乐圈”而沉默不语;是幕后努力的音乐制作人,却只能以“翻唱歌手”的形象出现在公众视野;是在剧院里认真演出,在娱乐圈奋力拼搏,盼望着有一天会收获无数人欢呼与赞扬的歌剧演员和音乐剧演员们;是没人了解,没有观众会在歌唱完后为他们欢呼的美声歌手;是一个个为了把美声发扬光大的追光者。

文章接下来就描述了他们十年后的生活,在那次失败的节目之后的十年,依然在几乎没人看到暗处努力,追逐心中梦想的光——无论那束光是多么遥远。



“我们十年前是有机会的。”是的,你们抓住了转瞬即逝的机遇,尽管难得的机会并没有带来多少好的改变,你们却无比坚定,没有哪怕任何一点点的后悔,所做的,只是在为依然灰暗的未来哭泣后,继续坚持下去。谁都不知道这样的情况还会持续多久,可能从一开始就是一条死路。

就算如此,你们从不后悔,当时参加这个节目。

就算失败了,也满怀希望地向前。



接下来,文章笔锋一转,时光重新倒流回十年前,光芒透过阴霾,重新照亮了他们。十年的遗憾,终于有机会重圆。

“对不起你们,我们没能做到。”他们要永远地改写这句话。



一个个昔日的残缺被弥补,有了在舞台上燃烧自己,奋力歌唱的追光者。他们为自己编织了一个梦,打了一个赌,尽力不在重演往日的悲伤,只剩下积攒了十年的记忆与勇气,构建了一个美梦。一个真实的梦,在三个多月的共度后,仍在继续。

终于,又一个十年后,他们做到了。更多的人了解到美声,剧院里多了无数前来观看的观众,许多许多人会鼓励他们,在红地毯旁,在舞台下,在网络上,呼喊他们的名字:梅溪湖36子。



梦变成了现实,注定会继续下去;梅溪湖的故事,存在过,也在继续书写。其实,故事存在过,就已不留遗憾。36个追光者,因相同的梦想相聚,又因共同的执着努力。就算结局并不完美,他们也拥有时间无法抹去的回忆与感动。

时间和结果又算什么?感谢上帝,第一次节目就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他们无需重写往日的悲伤,迎接他们的是更加光明的未来。歌声,已真正地“声入人心”,无需过多的赘述。

 @歧一 用极为简单又真挚的笔触,描绘出昔日的忧伤与惆怅,成功后的快乐与感动,无声地将我带入故事中,不知不觉,泪水就润湿了眼眶。无数次的失败,终于带来了最后的成功,他们,从未后悔,从未犹豫。这样简单却深情的描写,是我怎么都学不来的,也只有歧一大大能写出,感动我们了。





最后,我想说说这个节目对我的意义。

幼时,我就是听着《女人善变》《一步之遥》《军中女郎》《鳟鱼》这样的歌长大的,美声是我记忆中最深刻的一部分。直到上初中时,我发现自己听不懂其他同学讲的中文流行音乐(因为听的全是美声和欧美歌曲),感觉有点奇怪。

记得2018年,初二要放暑假时,音乐老师问我们暑假有什么关于音乐的安排。我当时没多想,直接说我要去听一场音乐会,还有一场音乐剧。这些都是当时放假前我就做好的安排。

没想到当场就有不少同学满脸不解,还有几个甚至发出嘲笑声,说什么“谁会去看那些东西”“谁关心啊,浪费时间”我当时就意识到,同学们对美声的了解还很少,却又没有办法跟他们解释。8月18日,我生日后一天,去看了《月亮和六便士》,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坐在剧院,看了一场音乐剧。记得结尾谢幕时,看到饰演男主角的刘令飞上台,当时真的很激动,从此迷上了音乐剧。但一想到之前同学说的话,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也许歌剧、音乐剧对很多人来说都很陌生。





结果,年底时妈妈给我强烈安利了一个综艺节目—-《声入人心》,我从第三期开始,每周五晚上在电视机前心急如焚地等待它开始。它唤醒了在记忆中沉睡的,对美声的热爱。我也从未想过美声可以以这样一种方式呈现,一种我从未见过的方式。36个追光者,成为了心中美好的存在,是我心中的光。看到更多的人了解美声,我很高兴。


对啊,他们36人,已经不仅仅是追光者,他们成了许多人心中的光,那些热爱美声和与他们有相同梦想的人,心中的光。“也许你不是最发光的那一个,但你也照到了该照亮的地方。”愿36子们未来的路,未来的每一天,都充满阳光,照亮更多的人,追寻到自己的梦想与快乐!





声入人心,没有遗憾,不说再见!

声浪四放,波澜万丈,嵌入心房!

我坚信,来日方长,不说再见,就一定会再见,一定有重逢的那一天。

到那时,请为他们大声欢呼:梅溪湖36子,一路追光,不说再见!




好啦终于写完了, @歧一 你想要的长评,来了!

继续更文哦,我超喜欢你的文风!加油!大家一起来搅和,这样搅和的盛会,我相信还会有很多很多很多回!